最美的摘抄

几年后机缘巧合她也来到了北京

整体轮廓像是没有规则而被随意捏造出来的,完全脱离了“人“的形象架构,剩下的是只有头部的丑萌“小怪物“, 黄蓝配色的帽子变成了“犄角“,正常的脸部变得粗糙不光滑,中间的大鼻子也稍微倾斜,整体扭